<span id="0b34v"></span>

  • <track id="0b34v"><span id="0b34v"></span></track>
  • <tbody id="0b34v"></tbody>

    <tbody id="0b34v"><span id="0b34v"></span></tbody>

    <track id="0b34v"><div id="0b34v"><td id="0b34v"></td></div></track>
  • 延安信息大全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用戶名: 密碼:

    快訊 延安 榆林 區縣 | 圖片 今日延安 革命圖片 風土人情 | 問吧 問題 生活 其它 | 圣地紅 紅色專題 革命歷史 延安精神 | 陜北民歌 歌詞
    分類 房產 求職 市場 | 雜談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陜北文學 | 文化 歷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訊 旅游景點 延安游記 | 企業名片 快訊

    延安市交通違章查詢  延安問吧  延安房產信息  陜北民歌大全  陜北說書大全  延安市衛星地圖  網上虛擬延安  延安網站建設專家  2011年延安秧歌視頻

    解密:劉少奇如何穿越103道封鎖線返回延安

    2014-06-10 08:06:14 作者:未知 來源: 網友評論 0

    1939年9月15日,劉少奇奉中共中央之命由延安出發,奔赴戰斗在大江南北的新四軍各部隊駐地。他在華中工作了2年4個月之后,又奉命從蘇北返回延安參加中共七大。從延安來時,因為當時日軍的進攻重點尚未完全轉到敵后戰場,火車、汽車基本暢通,僅十幾天時間,劉少奇一行就到達了河南省確山縣新四軍第四支隊第八團竹溝留守處。而返回延安,可就不那么順利了。從華中去延安的路上,劉少奇一行要通過日偽軍和國民黨頑軍設置的103道封鎖線,要越過冰雪覆蓋的晉西北山區,要在跋山涉水中度過一年的春夏秋冬。

    ■“對每個護送人員或向導,都要給予極大的尊重和信任。”

    1942年3月18日晚,劉少奇和隨行人員呂振羽夫婦(呂任劉少奇秘書)、吳信泉夫婦(吳兼管行政事務)、王少庸夫婦和電臺臺長陳士吾,機要員王琦、王劍青及警衛班戰士都換下了灰色的軍裝。劉少奇化裝成老板,警衛班戰士多化裝成跟班、馬夫。一切準備好后,一行人于19日上午10時,從蘇北阜寧單家港出發。

    劉少奇一行返回延安,一路上都是由各地方黨政軍組織派武裝和向導一站接一站護送。劉少奇一再告誡大家:“對每個護送人員或向導,都要給予極大的尊重和信任。”

    劉少奇一行在山東分局人員護送下,進入魯西敵占區后的一天夜里,沒有月亮,漆黑的天空下著蒙蒙細雨,莊稼地里浸滿了水,路上的溝渠又多,一行人只好摸索著前進,準備在天亮以前走出敵占區。但由于向導迷失了方向,走了好久,還沒有轉出這塊地方。護送的武工隊隊長十分擔心劉少奇的安全,著急地說:“怎么搞的?這么半天還沒走出去!眼看天快亮了,被敵人發現了就麻煩了!”

    劉少奇聽見有人抱怨,就走過來對大家說:“你們不要抱怨向導同志,他負著很重的責任,找不到路,已經很著急,不要去攪亂他的信心,要讓他冷靜地去慢慢想辦法。”他又安慰向導:“不要著急,這一帶地方你很熟,仔細想想,會摸清方向,會找出路來的。”向導在劉少奇的安慰、鼓勵下,終于找到了一條小路,把大家順利地帶進抗日游擊區。

    隨劉少奇回延安的江明后來回憶說:“的確,自從和少奇同志行軍以來,無論遇到了什么意外,從未見他著急過,憂愁過。……他常常教導我們:‘護送我們的同志,他們既了解情況,又和當地群眾有密切的聯系,他們的決定都是經過慎重考慮后才作出的。我們只有聽從他們的安排,要我們怎樣行動就怎樣行動,你如果提出不同意見,或表示懷疑,那就很容易動搖他們的決心,這樣反倒容易把事情辦壞。如果萬一他們布置有錯誤,那也必須在一定的場合,作為經驗教訓,適當地提出。’少奇同志就是這樣信任和尊重同志。”

    ■“究竟怎樣行動,還要請你作決定。”

    發源于山東沂山南麓的沭河和沂河,平行流入江蘇境內,兩河之間的距離約5公里。敵人在這兩條河沿岸設立了密集的據點。劉少奇一行在去魯南的路上,要渡過這兩條河。如果他們在兩河之間被敵人發現,那是沒有多大回旋余地的。劉少奇事先了解了這一情況,并且和負責護送的八路軍第一一五師第五獨立旅旅長曾國華研究了渡河的部署。當天,曾國華派出幾批人員去偵察情況,準備渡船。劉少奇一行準備傍晚悄悄渡過沭河,黑夜偷渡沂河。

    太陽落山時,曾國華領著劉少奇一行渡過沭河,按預定路線向沂河奔去。行走到兩河之間時,忽然狂風呼嘯,頃刻間天地一片漆黑,大雨像瓢潑似的澆下來。在相互攙扶和鼓勵聲中,他們來到預定偷渡的沂河邊。這時,已經是黑夜了,雨越下越大。曾國華觀察了一會兒,沒發現事先派出去的偵察人員和布置的渡船,不免有些焦慮。劉少奇寬慰大家說:“既然派去的偵察、聯絡人員和布置的渡船沒到,也不要著急,只是我們不要讓敵人發現和遭受突然襲擊,可以先到河邊比較隱蔽的地方等待。”于是,大家都到一家擺渡人的茅屋里等候。

    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多小時,大雨仍沒有停止,派去偵察、聯絡的人和預先布置的船仍然沒有蹤影。曾國華分析可能發生了意外,便帶人到附近村子了解對岸敵人的動向。據老鄉們說,今天還沒有發現沿河敵人有什么動靜,像這樣刮風下雨的天氣,偽軍很少單獨出來;但是日軍卻在這樣的夜里,和我們渡河的同志開過火。到底渡不渡河,曾國華一時難以決定。于是,他向劉少奇報告了自己的想法:“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雨夜,對我們過河是有利的;但是日軍為防止我們利用雨夜偷渡,也有可能設埋伏。”

    相關文章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神马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