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0b34v"></span>

  • <track id="0b34v"><span id="0b34v"></span></track>
  • <tbody id="0b34v"></tbody>

    <tbody id="0b34v"><span id="0b34v"></span></tbody>

    <track id="0b34v"><div id="0b34v"><td id="0b34v"></td></div></track>
  • 延安信息大全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用戶名: 密碼:

    快訊 延安 榆林 區縣 | 圖片 今日延安 革命圖片 風土人情 | 問吧 問題 生活 其它 | 圣地紅 紅色專題 革命歷史 延安精神 | 陜北民歌 歌詞
    分類 房產 求職 市場 | 雜談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陜北文學 | 文化 歷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訊 旅游景點 延安游記 | 企業名片 快訊

    延安市交通違章查詢  延安問吧  延安房產信息  陜北民歌大全  陜北說書大全  延安市衛星地圖  網上虛擬延安  延安網站建設專家  2011年延安秧歌視頻

    延長石油再次發生原油泄漏 出動無牌車輛進行攔路

    2013-06-21 08:47:57 作者:未知 來源: 網友評論 0

    來源:搜狐財經

    三劍懸頂:延長石油治理亂象層出
      持續兩年來,延長石油的麻煩似乎從未間斷,這家偏居陜北的地方石油霸主在腐敗窩案懸而未決時,來自生產環節的安全隱患則再次為其蒙上陰影。
      6月18日,當地知情者向記者確認,一天前延長石油旗下位于安塞縣的杏子川采油廠再度發生原油泄漏,十余噸原油從山間順勢流下,而在接到群眾舉報后,延長石油隨即出動了“不明身份的無牌車輛”對現場進行攔路阻擋。
      針對下轄采油廠的泄露事故,本報記者致電延長石油相關負責人,延長石油辦公廳主任魯尚榮則對原油泄漏事故進行了否認,稱到目前為止,集團層面并未接到任何有關下屬單位發生安全問題的材料。
      “如果發生漏油情況,我們會第一時間采取措施,但我們沒有聽到你所說的(泄漏)問題。”魯尚榮說。
      但本報記者多方求證獲悉,6月17日上午,杏子川采油廠采油三大隊負責區域發生原油泄漏,而來自多名當地知情者的消息還指出,這一區域內在今年內已發生多起污染、泄漏事件。
      “集團層面給下面的(采油)廠下了很多硬性指標,現在只要設備能正常運行,首先滿足的是生產,根本不管治理。”接近延長石油的國有石油公司人士說。
      粗放開采
      對于延長石油旗下的各個采油廠而言,此前延長石油在內部會議中給其下發的穩產增產任務無疑是目前懸在頭頂的一把雙刃劍,而重壓之下,這家有著“中國第四大石油公司”名號的地方國企則多次被人舉報存在污染行為。
      “杏子川采油廠采油三大隊的油井是今年春節期間投產的,在投產之前,防治排污等配套設置都沒有,延長石油多次稱將一邊生產一邊治理,但事實上沒有采取過實質性的舉措。”曾多次與延長石油下屬采油廠進行交涉的當地人士對本報記者說。
      記者掌握的材料也顯示,2013年3月,杏子川采油廠旗下的457井場和5619井場皆存在違規生產等問題,而在采油隊滿荷生產時,其處理鉆井作業時所伴生的油污也只是隨地挖就土坑,并以塑料布簡單防止滲漏。
      而來自當地多名知情者提供的線索也指出,由于污染歷史久遠,延長石油作為當地的標桿型國有企業,其與地方政府錯綜復雜的利益關系也皆導致層出不窮的泄露、污染問題沉疴難起。
     “不僅僅是投產沒多久的杏子川油廠采油三隊,延長石油粗放式的開采在當地早已司空見慣,為了滿足上級下達的任務,下面的采油廠只要能出油別的都不管,環保局下了好幾次整改通知書,最后都不了了之。”接近延長石油的人士說。
      記者了解到,今年4月8日,延長石油下寺灣采油廠272井場發生原油泄漏,但在發現事故后,下寺灣采油廠在未上報延長石油及當地環保監管部門的情況下同樣私自采取措施,并出動皮卡車阻攔當地交通,封鎖消息。
      此外,當地知情者還向本報記者透露,延長石油位于富縣的直羅采油廠,以及瓦窯堡采油廠等下屬作業工地皆存在粗放生產,大量違規排污等現象,而在環保配套設施尚未完成時,其下屬工廠還不得不動用多輛大型罐車進行污水轉移,集中運輸至隱秘的污水池壩。
      “延長石油在陜西的各個采油廠,污水排放和原油泄漏完全毫不遮掩,當地媒體近年來也多次前往實地調查,但大多都遭到威脅,并要求刪除所拍攝照片。”當地知情者說。
      “三宗罪”
      與陜煤集團同屬陜西省納稅大戶的延長石油無疑是這個能源大省的名片之一,但污染、貪腐、管理混亂等灰色標簽也同樣難以根除。
      2012年底,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延長石油爆發的腐敗“窩案”陸續開庭審理,而在此之前,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對延長石油原總工程師李興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而煉化公司機動設備部原經理郭浪、煉化公司原副總經理馬永樂、延長煉油廠原副廠長蘭鐵栓、延長煉油廠原廠長郭志文等人也在審限期內被依法宣判。
      這起腐敗案件是這家成立不過8年之久的地方國企霸主面臨的最為嚴峻的考驗,但熟知延長石油的當地退休官員則向本報記者指出,延長石油內部存在的“灰色問題遠非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的那么簡單”。
      記者了解到,由于管理脫節,且內部官僚主義盛行,延長石油下屬公司中還涉嫌存在利益輸送問題。
      “下面子公司以及工廠涉及的工程、設備、材料、人事等環節都有很大的操作空間,很多職工多年來先后通過各個渠道向上級遞交材料,最后都石沉大海。”延長石油內部人士說。
      2009年,陜西省檢察院反貪局曾對延長石油下屬公司進行調查,最終包括延長石油裝備制造公司經理鄭玉琦等人被判處不同刑期。但頗具戲劇性的是,隨著反貪局的調查力度逐步深入,整個延長石油內部就此混亂一片,而由于牽扯人數眾多,在10人被移交司法機關后,延長石油隨即召開全體職工大會,以“殺雞儆猴”的方式將事態波及影響縮小。
      “去年的這個案子到今天為止也同樣還有很多細節仍未查清,包括司法部門也沒徹底給出定性結論。”上述延長石油內部人士說。
     

    關鍵詞:延長石油 投稿郵箱:464001842@qq.com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神马电影